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到目前為止在建中開了兩次會
8/21一
8/24四教學研究會
深刻地感受到專業被人敬重的榮耀
重拾了生活科技教師的尊嚴
以前也覺得很有尊嚴啦
只是別人不是那麼地認為罷了|||__-

開會的時候
發現許多老師都非常非常年輕
不少是建中校友回母校任教
的確是
青刀快馬英雄出少年
好賽雷

工藝有擺脫不掉的歷史包袱
無奈
教育當局無法秉持五育並重的教育理念
生活科技亦受教育政策搖擺而牽累
家長.學生甚至其他科老師
甚少對生活科技認真思考
直覺反應還不就是工匠嬤?

不管是工藝或生活科技
都是從人開始去思考
人遇到問題如何解決生活的困難
發明創物本是人天生應具有的能力
填鴨式教學下
往往抹煞了創造力的發展
成為了一個掉書袋

首先這得感謝建中生活科技團隊
耿建興老師.溫敬和老師與黃三郎老師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如果沒有去朝拜這網站
那就遜掉囉
http://sg.ck.tp.edu.tw

===

建中對我來說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遙不可及卻朝夕崇仰
原因無他
今年建中錄取分數281...會不會太高了點
當然不是高中聯考沒考上^^
而是
張銀樹老師.孫新財老師
兩位無私教導我國樂
對我人生影響鉅深的恩師
都是從建中國樂社畢業

從高中開始就聽著老師跟我說
他們以前在建中國樂社努力奮鬥的歷程
那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一肩扛下國樂傳承的使命
迄今兩位年已過半百的退休老人家
知道我去建中
他們都非常高興地跟我說
若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幫忙

吃果樹拜樹頭.飲水思源
外人實難領悟
這種內化的傳統文人情操

9/2建中國樂社
要在建中對面的中華藝術館演出
記得十年前也曾專程去欣賞
十年後居然能接起這個緣分
感謝

十年走勒

今年暑假斷斷續續看了一齣熱門大陸劇
喬家大院
不管是劇情張力
幕後場景道具
演員的演技~甚至長相
配樂
跟多年前的宰相劉羅鍋相比
劉羅鍋已經相當不錯了
進步更是非常非常的快速

想想我們的霹靂火

歹戲拖棚
我們台灣~~~

國中時期
日本偶像劇大舉入侵
我相信那時很多電視電影工作者
都已經在呼口號
搶救了

同時間印象裡
韓國還不是一個很強盛的國家

十年了
十年了
今天喬東家說:人生有幾個十年
~喬家每當有遠行時.喬東家都會吶喊:走勒

時間就這麼走勒
台灣虛耗了多少年

身為一位教師
實在不應該過度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場
縱使我有我的看法

時間是不待人

管子
十年之計,莫如樹木;終身之計,莫如樹人。
教育是百年大計
不是呼呼口號

寫篇文章就能了結的

我們栽培不出更多的人才
我們還高談論闊些什麼
教育
教育
教育

從自己開始做起

川江-閔惠芬老師的演譯

最近閔惠芬老師來台與新竹青少年國樂團演出
在新竹閔老師下榻的飯店
超近距離地感受閔惠芬老師的音樂魅力

閔老師今年62歲
歷經癌症的洗禮
腳踝微微水腫
身體欠佳
可以感受到是靠著一口氣撐到現在
吹著特有半屏山的髮型
擦著清淡的香水
笑著跟我們說
她要是沒有睡午覺
就像禽流感的瘟雞一樣^^
睡了一覺起來
精神百倍
神采奕奕地跟我們說
1957年
那時民樂已瀕臨滅亡
她奮不顧身跳出來
演奏江河水
那是她最早的錄音版本
俏佳人出版

閔老師在飯店
親自演奏了洪湖隨想給我們聽
又因晚上要與青少年國樂團綵排
便叫我們在旁看其練琴
長城隨想曲
超近距離一口氣無伴奏
近距離的感受還真不一樣
真是太讚了

後來閔老師還另外拉了一首新玩意
川江(楊寶智曲)
一首關於勞動人民
船夫號子王的故事
說實話
或許已經聽許多二胡曲子
當下並沒有特別有感覺
不過
當閔老師演奏完後
解說川江的意境

那種勞動的感覺
真的就跑出來了
後來還買了那片CD
168港幣約680台幣
還送簽名就是了

北管鑼鼓班有感

參加了五天的北管鑼鼓班
謝謝林永志老師.邱婷老師.謝琼崎老師的教導
有條有理效率的整理了一系列的課程

話說高中成果展時很想合奏:瑤族舞曲
張銀樹老師便給了我
社上僅有的嗩吶和吹嘴

高中時我什麼也不懂
胡搞瞎搞的跑到家隔壁廟(永燈祠)的北管社團去看看
後來才知道
國樂用的嗩吶
與北管或南管在用的嗩吶
音調上是不同的
那時我拿了我的嗩吶給老先生看
老先生感覺怪怪的
卻也說不出所以然
有點像是電影
回到未來的那種場景

一般來說
初學者學吹嗩吶
嘴巴一含著哨子
口水就會讓哨子口全開
怎麼吹也吹不出聲音

吹嗩吶
修哨子是第一關鍵
一顆好哨子能省去很多力氣
對初學者來說
長音會因嘴勁不夠撐不住.吹不久
需要巧練

當時我還不會修哨子
因為實在吹不出聲音
我只想趕緊發出聲音就好了
北管社團的老先生很熱心的
從他自己的小盒子裡
挑選了一顆珍藏的哨子送我
北管嗩吶的哨子
其實
也是沒法用在國樂嗩吶上

或許
老先生看到我殷切的期盼
不吝惜地
從嘴中拿出最輕吹的哨子
視意予我

沒料到有這招吧
雖然覺得有點~~~
不過在那當下
我還是硬著頭皮面帶微笑就

說也奇怪
的確就發出了第一個聲音
心中莫名的激動
迄今仍是印象深刻
至於老先生的口水就不那麼重要了

後來
便跟老先生一起唸工尺譜
仗著年輕記憶力好
其實一下子就記完了
最後只去了三天
因為覺得有點無聊怎麼唱都差不多

最近孫新財老師寫了幾篇
關於他當年參與台北靈安社國樂團的歷史
而這幾次覆團的聚會
我也好奇地跑去觀摩
想不到連張銀樹老師也去過靈安社
他說當年靈安社大多是建中國樂社的集散地^^

經過這五天比較系統整理的課程
我覺得像北管南管這樣的傳統樂種
遇到國樂的時候
都會產生了類似的問題
就是
有心學習的年輕人學不下去

這幾天也詢問了邱婷老師一些多年的疑問
(他的父親是北管藝師:邱火榮)
原來一般所謂的管閣
大多是業餘愛好者為主
而職業樂團一年演出是幾百場
兩者的差距是有的

管閣興盛的時代過去了
業餘票友很難會有像從前高水準的展現
從前子弟團是非營利性質
演出水準高低就比較隨性
不過
現在很多管閣(業餘)卻都以753的陣頭維生
造成一般社會大眾誤會北管音樂水準低落的現況~廟口音樂很難聽

譬如
像一般北管管閣(業餘)會演奏的
據說大多都是那幾首
浪淘沙.倒頭風入松
或再加一首
一江風
平時也絕少會與演員一起搭檔演戲
進步就很有限
再加上社會環境的改變


這幾天把北管鑼鼓跟邱婷老師唱腔搭在一起
譜上的鑼鼓點就顯得戲味十足

身段鑼鼓(滿台+一鑼)
語氣鑼鼓(上引/二鑼+滿台+一鑼)
身段鑼鼓(四句詩/二鑼+三鑼+二鑼+三鑼+二鑼+一鑼)
語氣鑼鼓(哭相思+二鑼x3+節節高+火炮)
身段鑼鼓(滿台+一鑼+火炮)跳台
牌子鑼鼓(二鑼+浪淘沙)
情緒鑼鼓(水波浪+緊戰+水波浪+緊戰+萬年歡+緊戰+火炮)

這些鑼鼓集合起來
就是一小段戲了
鑼鼓點其實都大同小異
有國樂基礎滿容易學習
但要把戲味打出來就需要相當實戰經驗

打鼓佬的確是一場戲的靈魂人物
反應要夠快夠機靈
很多動作上的預視拍
真的跟樂團指揮很像
大動作小動作的變化
都是在給下手宣告(板鼓外其他的打擊樂器)
有一位好的打鼓佬
當下手還滿輕鬆

上了研究所後
從另一種角度去觀察
感覺熱心推廣其實有時反而是糟蹋了文化
這很難三言兩語道盡
簡單的說
好了老師帶你上天堂
不好的老師帶你住套房
跟對人用對方法
事半功倍


由 賢琴藝致 最後編輯於 2006-08-14 01:21:35

作文vs.報告

cup_walking.gif
劉孟奇
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副教授

http://blog.roodo.com/lakatos/archives/1923620.html
會作文,不會報告?


根據我的觀察,不少大學生所以在表達溝通上缺乏組織與條理,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他們對於職場上表達與溝通—不管是口頭還是書面—所要求的「結構化格式」缺乏瞭解與訓練。台灣有許多大學生,在進入大學之前(甚至直到大學

[閱讀全文]

標籤: 研究生
我的期望(陳端安)

平時樂隊練習時,總是匆匆忙忙,
沒什麼機會和大家聊。
現在就藉此和大家談談吧!

當今國樂已日益蓬勃,
更多的人在吹笛子、拉南胡、彈古箏;
但也發現有更多的事急待奢去做了,
我對建中同學們,期望很深。

建中同學們,都是有遠大抱負的,
但超大多數,不會專門走音樂的路;
因此我希望大家各自朝你們的抱負去努力。
十年以梭,只要每涸人,
將你所學貢獻千百分之一給國樂,
則國樂幸甚!

到時候,學歷史的,
整理出一套更完整而有系統的中國音樂史,
譯出古譜,
學醫的就解剖旱原理,
研究出各腫種樂器演奏的最佳姿勢;
學農的培植出做笛子最好的竹,
找出做琵琶最好的木材;
學化學的,可以研究制作樂器的新材料。

想想看:有一天南胡風行世界,
像小提琴一樣,成為世界性樂器峙,
我們是否還可以找到足夠的蟒皮?
而且每一張厚薄不同,
紋路不一的蟒皮,對樂器掣作技術上,
也是一大障暖,
我們是否該研究出,
一種性能更佳的化合物來取代呢?

至於學物理的使命更大了,
因為部份樂器的性能,
已不能滿足我們的需要,
所以許多人正在嗜試改良;
但改良需以現代科技做基誕,
利用各種現代精密儀器,
測量出樂器的各種資料,
再配合現代物理旱的原理才得以行。
例如︰南胡的音箱是圓形的好?
還是多角型的好?
這不是普通人瞎子摸象般,所能做的。

以上所零的例子理面,
沒有一種人可以從藝專培養出來,
拉好南胡,吹好笛子,离作好的曲子,
指揮好的樂團,是「藝」的事。
這些一流的演奏家、作曲家與指揮,
應由他們培養出來。

但,前段所說的那些人才,
是該從建中出來的,
如果大家對國樂有興趣、
有熟忱的話,就應有此抱負。

說起來像是很遙遠的事,
那同學們現在該做些什麼呢?
我有兩點建議︰
第一、 努力你的功課,
考上大學中,你理想的科系。
第二、不斷培養你對國樂的興趣,
充實你對音樂的認識。
大家到國樂社來,莫非不想學得一樣樂器。
可是我要求大家多學一兩樣,
以增加你對樂器的認識。
除了練琴以外,
我希望大家盡量充實你的音樂常識,
不斷的聽唱片,不管是國樂、
西洋吉典音樂、或是流行音樂,
聽多了音感和節奏感自然會好,
要知道:學而不「聽」則罔。

研究國樂的人,多了一個負擔,
他不但該了解西洋的音樂,
還要比別人多知道中國的音樂,
只有這樣才能使別人尊敬我們,
尊敬我們的國樂。
我不希望建中國樂杜裡,
有人不曾看五線譜,
有人不知道史特拉文斯基是誰,
有人不知道「田園」交警曲是誰寫的。

除此外,我還希望大家能多涉獵一些,
中圈音樂史方面的書。
你才能說得出,
唐朝音樂盛世時是什麾檬子;
琵琶這樣樂器有多久的歷史。

建中國樂社創社迄今,
轉眼已有十年,
這十年裡,我們欣旯從她懷抱理,
出來了許多國樂人才,
放眼國內各大樂團,
那裡沒有我們的校友?
看看各大學的國樂圃,
也莫不以建中校友為骨斡。
但是這十年間,所出來的人,
發展還只限於演奏、作曲、指揮方面。
我期望著另一涸十年,
希望這十年的建中人,
使國樂社更輝煌,
使中國音樂更燦爛。

網路大師

在網路上看網路大師們的文章久了
不知不覺
發現自己也被影響
網路上的文章還是看看就好
別當真了

忘記自己最初的發心
反而是真糟糕的
不懂也跟著附和
人云亦云
不知所云

每個人的立場不同
難免有不同的見解

基本的相互尊重是必須的
偏頗的言論
對於不知所以然的人
弊大於利

請教自己的老師
還是最穩當的
千萬不要因網路大師的言論
去懷疑自己的老師
起了懷疑心
對自己的學習是沒有幫助的

把自己想像成一杯
沒有裝水的杯子
虛心求教

不懂之處
仍是請教老師
親自教導你的老師

你的老師教導你
他就有一份責任
這份責任
絕對比這些網路大師之言
來的更加踏實

當然
網路上多少有一些新知
但相對的
錯誤也有是有的

我們一班人無法分辨時
就會信以為真
不知道
也只能亂猜
猜久了
就積非成是
以訛傳訛

網路大師敲敲鍵盤
吸引一些好事者
搞了點噱頭
讓不明就裡的人誤以為真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時間久了
恍然大悟之時

白白浪費了時間
才真是要命

討論
似乎已經沒有必要
我看我還是單純一點
不要讓別人看笑話了

網站上的哈啦打屁
異想天開之詞
看看就算了

人活著需要的是一份尊重
何必呢

努力努力

壓力大了

順哥得了國家工藝獎二等獎

小郭.宜珮.銘賢得了GDESIGN金獎外加最佳人氣獎
還有文化創意團隊入選
客家創意產品入選

學弟貴生還沒來
就把今年三義木雕生活木器首獎抱走了

『第24屆桃源美展』初審結果出爐
工藝及應用設計類
卓銘順.范萱苡

壓力大了.壓力大了
10點10點
目前才集了幾點

做工的人

曾聽國北師
羅生豪所長演講時
他說
三芝有三多
野狗.死人.藝術家
換言之
藝術家跟死人.野狗的地位
是沒兩樣的
感覺還滿諷刺的

說的也沒錯
我接觸到的一些
真正在從事藝術相關工作的人
都是有一餐沒一餐的
跟做工的人.流浪漢
並沒有多大的差別
不是不會賺錢
而是不願去和稀泥

或許
學音樂的人總自以為高尚

在我看來
玩玩樂器演奏技術
還可以
若要真正問一些更深入的音樂問題
大多不知所以然
這也是台灣音樂教育的悲哀
音樂教育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改變的

越是飽滿的稻穗
越是低頭

我想做工的人
也有人權
其實他們的工作更值得人家尊重

賣勞力
感恩
標籤: 研究生

教學相長

很多人都說
是當了爸媽才知道
父母親養育的辛苦

我也是當了老師
才體會到當老師的偉大

讓我每次想到我的老師
眼淚總是就不自覺得在眼眶裡打轉
師恩浩蕩

八卦掌宮寶田老師說
桃李滿天下是對老師的恥辱
這幾年接觸了許多學生
越能體會宮老師這句話

俗話說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這句道出了自古尊師重道的禮儀
聽了長輩的一席話
是足以影響人生
不過
我很汗顏
資質駑鈍
其實大多當耳邊風
後悔了吧~唉

大學比較不受父母親的拘束
加上有了一台機車後
可以自由地四處趴趴走
在各領域幾乎算是遍訪名師
想到找到那份"真"
不虛假

很多老師都很有料
相對的
也不見得個個能受用

意思就是說
因為每一個人都會有很多老師
老師敎的
學生不見得能吸收了解
我不受用
或許別人OK

所以
老師與學生間是有一種緣份存在的
當然
同儕間的學習互動也很重要
師生有了緣分
會讓老師與學生產生不一樣的互動

除了學生在老師.同學身上學到東西之外
往往老師也會在學生身上學到很多
這就是教學相長

我很幸運
可以接觸到很多非常優秀的老師
他們往往都會告訴我
技術不重要
腦袋裡裝的想法才是要緊的

科學不見得能解釋萬物
如何靈活運用才是動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