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尋求作曲家為鼓胡作一曲[鼓武]

希望有興趣的作曲家或會作曲的同學票友
為"拱橋鼓胡"創作一曲
曲名為鼓武

未來我將創作一種以似鼓的二胡琴筒
詳情請參閱[拱橋琴桿]
樂曲發想

僅以二胡與鼓為素材
點(鼓)與線(胡)交織成面(曲:鼓武)
二胡搭配單純的鼓點
緊打慢唱演出鼓武

其實鼓武一曲是我很大的心願
礙於個人能力有限
希望有興趣的作曲家願意替我寫這首曲子
鼓武甚至可以當武藝配背景音樂
=

才兩年這個想法現在看起來
還滿好笑的^^
現在我已經用電腦做音樂
不求他人

製簫笛師傅-林碧章先生

林碧章師傅是製作台灣大頭簫的前輩
從如何烤烘調直.鑽孔烙孔.吹口調音.拋光上漆...
這些傳統技藝唯恐失傳...
因為時代變遷迅速.大量人工也不符合成本
所以林師傅還得每每往返兩岸.尋找品質良好的笛蕭

晚輩與林師傅有很深的淵源
在大學時代.林師傅對晚輩照顧有加
常去其工廠或家裡吃飯泡茶抬槓
雖有年齡差距.卻無溝通隔閡
每每欲罷不能.總是叨擾甚多

每有新樂器.往往晚輩是第一個看到的人
林師傅也從不吝嗇的.半買半相送的給了我很多樂器
真是的一位好人.心地善良.非常誠實.有信用
絕不會拿爛笛子出來充.訖貨两銀.貨真價實.合理

林師傅不會上網.不過因為是自己人.晚輩不便多做介紹
希望大家能知道台灣還有這麼一號人物就可以了
晚輩十分感謝他



左:黃西田主持的<草地狀元>節目採訪時的合照
右:林師傅去大陸浙江與董雪華師傅父親的合照

拜訪製小提琴師傅-張傳芳先生

因日前2002/10/5,PM3:30~6:30前去拜往一位製小提琴的師傅-張傳芳先生
http://www.allmusic-mag.net/mel/article/editorial/970403Zhang_CF.htm
在師父毫不保留地招待下,獲得到許多許多知識
不是科學數據,而是一位制琴師對其音色的投入
將一個小小木片,投入音箱,取出,投入.反覆試驗.更動小木片的停放位置
居然就呈現了三四種音色變化.亮的.暗的...
三位一體的提琴共鳴箱(三個音箱/前中.中小.後大),產生合聲音響上的支撐
而光是一把琴弓,如何使之平均共振.......真是得用心體會.慢慢修整.用心聽
(難怪演奏家的提琴弓動輒數十萬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嘆為觀止,自覺有如井底之蛙

音箱就產生了東西方不同的音樂思考
提琴-三位一體共振(中小大)-立體合聲的
胡琴-單一共振音筒-著重旋律.簡單
圓形,六.八角,前角後圓,扁八...第二共鳴竹筒.
等後來型制的變化,都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合聲效果
可能就是為了因應國樂交響化
我猜想
有種雙膜孔的低音大笛,不同的膜孔,是負責不同的音域
提琴的三個共鳴箱,更增多音色立體的變化
如果以合聲立體的角度來看
那胡琴當然是前天不良,後天失調...

再說提琴音箱的共振
經過師父數十年來的經驗累積
他深表自信地說
現在可以在還未黏裝前(上牛皮膠)
便可控制音色音量(就是木材的厚薄弧度.音柱位置等已經有譜了)

而且還跟我透露了一個小秘密喔
音箱共振的音律是要調向自然律,而非12平均律
這樣裝上弦後,以12平均律去拉會得豐富的音色
才能產生最佳的共鳴...這真是一個大秘訣

張傳芳師父更讓我佩服的是
他並不會看輕二胡這個小小的琴筒
他直說,越是構造單純,演奏者便得投入更多感情,這才是音樂
他老人家說現在義大利製提琴學校,做出來的琴都很差了
大陸也不乏高手師父,手工一流,可是為什麼比賽不得裁判親賴
主客觀的因素排除,主要因為美國裁判認為琴是一件藝術品,而非商品......
不能用量化處理.琴的上漆筆觸都是藝術,手工質感...

張老師傅也有心想傳承.不過時機未到
因為他說他當初學做琴.是先買義大利製琴學校校長的琴
一把好幾十萬的.狠下心買回來肢解.就拆了
慢慢地自行摸索.分析.嘗試...
我想這條路走下去就是不歸路喇
傾家蕩產.也要撩下去了...真是不容易ㄚ

還有一點.師傅說
要學做小提琴.最起碼要有拉奏簡單協奏曲的能力
=
當時為趕畢製與同學厚臉皮去求教
再次感謝張師傅不吝詳細解說
也感謝楊忠衡先生給予連絡方式

不同文化間彼此應有的尊重
而不是說自己多麼多麼好

國樂器改良:竹塤

基本上竹埙
顧名思義就是用竹材
制成音色近似陶埙的樂器

竹埙大致分三節
是用膠
黏合起來的
外型像極了竹筍
有個大大的竹頭
吹奏時可能得需要李登輝的下巴
才能保持支點 平衡
可能是我不會吹吧
不像埙 也不是蕭 更非笛的口形
口風怪怪的
真的很不好吹
擅吹管者還不一定能吹的響
至於超吹的部分
沒有什麼概念
因為吹不起來
不過超吹就不是八度音了
好像與開管閉管有關

如果大家有興趣
今年暑假來高師大
參加高師大 中山 義守國樂社的暑訓
區時在情商借給大家看囉!

ps目前台灣只有孫新財老師有啦
因為是陳正生老師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