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川江-閔惠芬老師的演譯

最近閔惠芬老師來台與新竹青少年國樂團演出
在新竹閔老師下榻的飯店
超近距離地感受閔惠芬老師的音樂魅力

閔老師今年62歲
歷經癌症的洗禮
腳踝微微水腫
身體欠佳
可以感受到是靠著一口氣撐到現在
吹著特有半屏山的髮型
擦著清淡的香水
笑著跟我們說
她要是沒有睡午覺
就像禽流感的瘟雞一樣^^
睡了一覺起來
精神百倍
神采奕奕地跟我們說
1957年
那時民樂已瀕臨滅亡
她奮不顧身跳出來
演奏江河水
那是她最早的錄音版本
俏佳人出版

閔老師在飯店
親自演奏了洪湖隨想給我們聽
又因晚上要與青少年國樂團綵排
便叫我們在旁看其練琴
長城隨想曲
超近距離一口氣無伴奏
近距離的感受還真不一樣
真是太讚了

後來閔老師還另外拉了一首新玩意
川江(楊寶智曲)
一首關於勞動人民
船夫號子王的故事
說實話
或許已經聽許多二胡曲子
當下並沒有特別有感覺
不過
當閔老師演奏完後
解說川江的意境

那種勞動的感覺
真的就跑出來了
後來還買了那片CD
168港幣約680台幣
還送簽名就是了

北管鑼鼓班有感

參加了五天的北管鑼鼓班
謝謝林永志老師.邱婷老師.謝琼崎老師的教導
有條有理效率的整理了一系列的課程

話說高中成果展時很想合奏:瑤族舞曲
張銀樹老師便給了我
社上僅有的嗩吶和吹嘴

高中時我什麼也不懂
胡搞瞎搞的跑到家隔壁廟(永燈祠)的北管社團去看看
後來才知道
國樂用的嗩吶
與北管或南管在用的嗩吶
音調上是不同的
那時我拿了我的嗩吶給老先生看
老先生感覺怪怪的
卻也說不出所以然
有點像是電影
回到未來的那種場景

一般來說
初學者學吹嗩吶
嘴巴一含著哨子
口水就會讓哨子口全開
怎麼吹也吹不出聲音

吹嗩吶
修哨子是第一關鍵
一顆好哨子能省去很多力氣
對初學者來說
長音會因嘴勁不夠撐不住.吹不久
需要巧練

當時我還不會修哨子
因為實在吹不出聲音
我只想趕緊發出聲音就好了
北管社團的老先生很熱心的
從他自己的小盒子裡
挑選了一顆珍藏的哨子送我
北管嗩吶的哨子
其實
也是沒法用在國樂嗩吶上

或許
老先生看到我殷切的期盼
不吝惜地
從嘴中拿出最輕吹的哨子
視意予我

沒料到有這招吧
雖然覺得有點~~~
不過在那當下
我還是硬著頭皮面帶微笑就

說也奇怪
的確就發出了第一個聲音
心中莫名的激動
迄今仍是印象深刻
至於老先生的口水就不那麼重要了

後來
便跟老先生一起唸工尺譜
仗著年輕記憶力好
其實一下子就記完了
最後只去了三天
因為覺得有點無聊怎麼唱都差不多

最近孫新財老師寫了幾篇
關於他當年參與台北靈安社國樂團的歷史
而這幾次覆團的聚會
我也好奇地跑去觀摩
想不到連張銀樹老師也去過靈安社
他說當年靈安社大多是建中國樂社的集散地^^

經過這五天比較系統整理的課程
我覺得像北管南管這樣的傳統樂種
遇到國樂的時候
都會產生了類似的問題
就是
有心學習的年輕人學不下去

這幾天也詢問了邱婷老師一些多年的疑問
(他的父親是北管藝師:邱火榮)
原來一般所謂的管閣
大多是業餘愛好者為主
而職業樂團一年演出是幾百場
兩者的差距是有的

管閣興盛的時代過去了
業餘票友很難會有像從前高水準的展現
從前子弟團是非營利性質
演出水準高低就比較隨性
不過
現在很多管閣(業餘)卻都以753的陣頭維生
造成一般社會大眾誤會北管音樂水準低落的現況~廟口音樂很難聽

譬如
像一般北管管閣(業餘)會演奏的
據說大多都是那幾首
浪淘沙.倒頭風入松
或再加一首
一江風
平時也絕少會與演員一起搭檔演戲
進步就很有限
再加上社會環境的改變


這幾天把北管鑼鼓跟邱婷老師唱腔搭在一起
譜上的鑼鼓點就顯得戲味十足

身段鑼鼓(滿台+一鑼)
語氣鑼鼓(上引/二鑼+滿台+一鑼)
身段鑼鼓(四句詩/二鑼+三鑼+二鑼+三鑼+二鑼+一鑼)
語氣鑼鼓(哭相思+二鑼x3+節節高+火炮)
身段鑼鼓(滿台+一鑼+火炮)跳台
牌子鑼鼓(二鑼+浪淘沙)
情緒鑼鼓(水波浪+緊戰+水波浪+緊戰+萬年歡+緊戰+火炮)

這些鑼鼓集合起來
就是一小段戲了
鑼鼓點其實都大同小異
有國樂基礎滿容易學習
但要把戲味打出來就需要相當實戰經驗

打鼓佬的確是一場戲的靈魂人物
反應要夠快夠機靈
很多動作上的預視拍
真的跟樂團指揮很像
大動作小動作的變化
都是在給下手宣告(板鼓外其他的打擊樂器)
有一位好的打鼓佬
當下手還滿輕鬆

上了研究所後
從另一種角度去觀察
感覺熱心推廣其實有時反而是糟蹋了文化
這很難三言兩語道盡
簡單的說
好了老師帶你上天堂
不好的老師帶你住套房
跟對人用對方法
事半功倍


由 賢琴藝致 最後編輯於 2006-08-14 01:21:35
我的期望(陳端安)

平時樂隊練習時,總是匆匆忙忙,
沒什麼機會和大家聊。
現在就藉此和大家談談吧!

當今國樂已日益蓬勃,
更多的人在吹笛子、拉南胡、彈古箏;
但也發現有更多的事急待奢去做了,
我對建中同學們,期望很深。

建中同學們,都是有遠大抱負的,
但超大多數,不會專門走音樂的路;
因此我希望大家各自朝你們的抱負去努力。
十年以梭,只要每涸人,
將你所學貢獻千百分之一給國樂,
則國樂幸甚!

到時候,學歷史的,
整理出一套更完整而有系統的中國音樂史,
譯出古譜,
學醫的就解剖旱原理,
研究出各腫種樂器演奏的最佳姿勢;
學農的培植出做笛子最好的竹,
找出做琵琶最好的木材;
學化學的,可以研究制作樂器的新材料。

想想看:有一天南胡風行世界,
像小提琴一樣,成為世界性樂器峙,
我們是否還可以找到足夠的蟒皮?
而且每一張厚薄不同,
紋路不一的蟒皮,對樂器掣作技術上,
也是一大障暖,
我們是否該研究出,
一種性能更佳的化合物來取代呢?

至於學物理的使命更大了,
因為部份樂器的性能,
已不能滿足我們的需要,
所以許多人正在嗜試改良;
但改良需以現代科技做基誕,
利用各種現代精密儀器,
測量出樂器的各種資料,
再配合現代物理旱的原理才得以行。
例如︰南胡的音箱是圓形的好?
還是多角型的好?
這不是普通人瞎子摸象般,所能做的。

以上所零的例子理面,
沒有一種人可以從藝專培養出來,
拉好南胡,吹好笛子,离作好的曲子,
指揮好的樂團,是「藝」的事。
這些一流的演奏家、作曲家與指揮,
應由他們培養出來。

但,前段所說的那些人才,
是該從建中出來的,
如果大家對國樂有興趣、
有熟忱的話,就應有此抱負。

說起來像是很遙遠的事,
那同學們現在該做些什麼呢?
我有兩點建議︰
第一、 努力你的功課,
考上大學中,你理想的科系。
第二、不斷培養你對國樂的興趣,
充實你對音樂的認識。
大家到國樂社來,莫非不想學得一樣樂器。
可是我要求大家多學一兩樣,
以增加你對樂器的認識。
除了練琴以外,
我希望大家盡量充實你的音樂常識,
不斷的聽唱片,不管是國樂、
西洋吉典音樂、或是流行音樂,
聽多了音感和節奏感自然會好,
要知道:學而不「聽」則罔。

研究國樂的人,多了一個負擔,
他不但該了解西洋的音樂,
還要比別人多知道中國的音樂,
只有這樣才能使別人尊敬我們,
尊敬我們的國樂。
我不希望建中國樂杜裡,
有人不曾看五線譜,
有人不知道史特拉文斯基是誰,
有人不知道「田園」交警曲是誰寫的。

除此外,我還希望大家能多涉獵一些,
中圈音樂史方面的書。
你才能說得出,
唐朝音樂盛世時是什麾檬子;
琵琶這樣樂器有多久的歷史。

建中國樂社創社迄今,
轉眼已有十年,
這十年裡,我們欣旯從她懷抱理,
出來了許多國樂人才,
放眼國內各大樂團,
那裡沒有我們的校友?
看看各大學的國樂圃,
也莫不以建中校友為骨斡。
但是這十年間,所出來的人,
發展還只限於演奏、作曲、指揮方面。
我期望著另一涸十年,
希望這十年的建中人,
使國樂社更輝煌,
使中國音樂更燦爛。

教學相長

很多人都說
是當了爸媽才知道
父母親養育的辛苦

我也是當了老師
才體會到當老師的偉大

讓我每次想到我的老師
眼淚總是就不自覺得在眼眶裡打轉
師恩浩蕩

八卦掌宮寶田老師說
桃李滿天下是對老師的恥辱
這幾年接觸了許多學生
越能體會宮老師這句話

俗話說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這句道出了自古尊師重道的禮儀
聽了長輩的一席話
是足以影響人生
不過
我很汗顏
資質駑鈍
其實大多當耳邊風
後悔了吧~唉

大學比較不受父母親的拘束
加上有了一台機車後
可以自由地四處趴趴走
在各領域幾乎算是遍訪名師
想到找到那份"真"
不虛假

很多老師都很有料
相對的
也不見得個個能受用

意思就是說
因為每一個人都會有很多老師
老師敎的
學生不見得能吸收了解
我不受用
或許別人OK

所以
老師與學生間是有一種緣份存在的
當然
同儕間的學習互動也很重要
師生有了緣分
會讓老師與學生產生不一樣的互動

除了學生在老師.同學身上學到東西之外
往往老師也會在學生身上學到很多
這就是教學相長

我很幸運
可以接觸到很多非常優秀的老師
他們往往都會告訴我
技術不重要
腦袋裡裝的想法才是要緊的

科學不見得能解釋萬物
如何靈活運用才是動腦

老師的重要

當一位老師的重要
如何敎
有次第的敎
有效率的敎

初學者有初學的的教法
中級有中級的教法
高段有高手的教法
並不是留一手或藏私
而是即便敎了
也是無法理解
甚至會對老師起了疑心
這是很糟糕的

網路的發達
很多學生都忘了尊師重道
以為網路是萬能
甚至覺得網路上的大師說的還比較有道理

雖說教材是死的
人是活的
編序教學法
所強調的就是嚴謹的次第
不過即便邏輯非常周全
還是需要實體教授
遠距教學是有瓶頸的
因為人有情緒變化
書電腦沒有

從學術的觀點來說
分析整理才是學者的真功夫
如何從龐大的文化中理出脈絡
讓後學有所依歸
不是搞一大堆噱頭
到最後無法收拾

學海無邊
初學三年天下無敵
再學三年寸步難行
學而知不足

要是有經濟能力
應該多求名師問道
不要自己摸索
自學
固然有其樂趣

人生難得
有多少時間可以耗呢

對老師奉上束脩
是合情合理的
自古包含三節都還要另外致贈禮品呢
現在都以學費替代了
我想
合理的收費就是品牌
不是胡亂開價

世局紛亂
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
自己要多審慎觀察
而非
人云亦云

在藏傳佛教裡
哪怕是乞丐
只要是具有真正傳承的傳人
都要虛心求教的
而且徒弟要觀察老師三年
老師也要觀察學生三年
這一來一往
是帕將功夫傳不對人
便糟蹋了傳承

凡事都有不同的觀點面向

號稱有數十年純功
聲稱自幼學習

某名門正派
文化傳人
其實都未必如實
有心自會找到適合的老師

學哪個樂器好?

迄今我仍非常感謝
我老師張銀樹先生
當年無私教導
帶領一群可能從此與音樂絕緣的人
進入國樂的世界

事隔多年
同學裡迄今仍堅持玩樂器的
大概只剩我一人了吧?

能讓我堅持到現在的主要原因
無他
是社團
一個為了共同理想而努力的地方

我只能算是在社團裡打混
還不能說是學音樂
雖然玩拉二胡很久了
不過我常問自己
我真的那麼喜歡二胡嘛?
好像也沒有那麼喜歡^^

當然
說我完全不喜歡二胡
是騙人的
不過
會聽到拉二胡的
就一直說一直說二胡多麼多麼好聽
是很好聽沒錯

那也要看人拉

我想吹嗩吶的人
大概只能挖個洞往地下鑽

如同
教數學的老師
就會說數學多麼重要一般

人總是挑對自己有利的說

接觸國樂久了
以前所嚮往
技巧高超或韻味十足的高級曲目
現在都麻痺了
縱使我一直在尋找當初那份感動
隨著年齡的增加
接觸人事物增多
反而失去對樂器本身的喜愛
無怪乎
練武之人首談武德

現今已是多元文化交融的時代
別學井底之蛙
只顧挑對自己有利的說

學什麼樂器都OK
什麼樂器都有其的美感
學樂器
只要別三分鐘熱度就好


由 賢琴藝致 最後編輯於 2006-06-01 23:18:07

學然後知不足

古人說的話
真的是很有意思
過一段時間
再回頭想想
又會有另一番新意

今天有一場研討會
是老闆
林伯賢老師跟舞蹈系老師一起發表
關於舞蹈系學生的教職生涯試探
從問卷調查分析統計
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就是說
舞蹈系學生選修教育學程
的主要影響與年級非常相關
跟家長背景性別無關

其中一年級新生對自己信心滿滿
對未來有無限崇景
越到高年級似乎對自己及社會越來越了解
反而失去了信心

這個現象也印證了古人所說
學然後知不足

俗話說
初學三年天下無敵
再學三年寸步難行
有異曲同工之妙

老闆設計了嚴謹的問卷
以量化統計的方式分析
我想對藝術教育是有具體的例證


今天另有一位國外的舞蹈老師
呈現其編舞的作品
有一齣是描寫美國人到大陸領養小孩的舞碼
那時看到真的是熱淚盈框

什麼是藝術
觸動人心弦
生活的痕跡
標籤: 研究生

什麼是學術

蔡瑞麟教授跟我說
台灣有很多留學歸國的學者
帶來了很多新觀念
可是西方取經之後
學術是否就此了結呢?

每個人有個人的專長
往往學有專長
也最不易看見自己的盲點

學術的價值與意義
相信絕不是像在網路哈啦打屁
自吹自擂
生意人說生意話

知識分子還是得堅持自己的理想

念了研究所
閱讀了許多論文
再次感受到學術的重要
一般來說
即便是清楚的論述文章
其實都還是離學術很遠

只要是知識都可以論述

如何論述
如何架構

分析與整理
是真功夫

學術是以研究方法為主
發明發現固然重要
如何重組架構知識
深入淺出
才是學術令人敬畏的關鍵

學術論文並非把題目搞的很大
或者
是把自己淵博的知識通通寫出來就是學術
同一個題目
由不同的切入思考觀點
就會產生不同的思維
並非一人一言
專家觀點固然重要

自己的獨立分析更是重要

學者是求真求實
搞噱頭
或許能吸引些好事者

學術若只淪為此
那也就悲哀了

輕刀快馬英雄出少年的學習之道

上個禮拜葉金山老師跟我說
吳錦園老師說
以前都是輕刀快馬英雄出少年
哪裡有苦練30.40年沒有成果的
這句話著實讓我震驚

以前曾看過宮寶田先生說
桃李滿天下其實是對老師的恥辱

兩相對照
我們可以發現一些問題

學習
是誰的事?
老師/學生
老師到底要怎麼教
學生應該要怎麼學
才能夠青出藍更勝於藍

如何提升老師教學的效率
如何提高學生學習的動機
老師學生都有責任

歷經三年四個月的磨鍊
是否就代表出師?

我想學習一定有方法
否則就有如瞎子摸象
就會走許多冤枉路
但更不要迷信大師的方法
必須衡量自己

如同西藏有句俗話說
老虎能夠跳越懸崖
兔子就不要嘗試
否則@#$%&

參考他人
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法

樂器是藝術品?還是工藝品?還是商品?

最近看了一部電影
是有關日本茶道千利修
與豐成秀吉的故事
相當有趣及精采
才瞭解到日本茶道所探求的意境

茶是起源於中國的產物
可是最後卻在日本發揚光大
延伸了
日本花藝.日本庭院造景等哲學

日本茶道
所使用的相關器具
在電影中被人所詬病
就是不便宜喇

一位日本茶師
大概一天只捏一個茶碗
一個陶土捏製的茶碗大概就要上萬
不過質感很棒
跟鶯歌老街上一個50元
是沒法比的

我常想
現在是一個講求品牌的時代
品牌的價值在哪裡
品牌跟文化有關係嘛?
若從樂器的觀點切入
樂器應該如訂定其價值呢?

樂器是藝術品?還是工藝品?還是商品?

這牽扯了很大的範疇
到底什麼是樂器
什麼是藝術品
什麼是工藝品
什麼是商品
應該都先被釐清

記得一開學
研究所教授上課提及
有一位藝術家
聽到有一個工藝作品邀展
立即回絕
表明自己的作品是藝術
不是工藝

言下之意
工藝就是比較低下就是了
這時候心理只能苦笑的說
這位仁兄可能連什麼是藝術都搞不清楚
何必自抬身價
藝術家
不過是一種稱呼罷了
不會比挑磚頭
運水肥的勞工朋友來的高尚

續待


由 賢琴藝致 最後編輯於 2006-05-23 01:2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