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學哪個樂器好?

迄今我仍非常感謝
我老師張銀樹先生
當年無私教導
帶領一群可能從此與音樂絕緣的人
進入國樂的世界

事隔多年
同學裡迄今仍堅持玩樂器的
大概只剩我一人了吧?

能讓我堅持到現在的主要原因
無他
是社團
一個為了共同理想而努力的地方

我只能算是在社團裡打混
還不能說是學音樂
雖然玩拉二胡很久了
不過我常問自己
我真的那麼喜歡二胡嘛?
好像也沒有那麼喜歡^^

當然
說我完全不喜歡二胡
是騙人的
不過
會聽到拉二胡的
就一直說一直說二胡多麼多麼好聽
是很好聽沒錯

那也要看人拉

我想吹嗩吶的人
大概只能挖個洞往地下鑽

如同
教數學的老師
就會說數學多麼重要一般

人總是挑對自己有利的說

接觸國樂久了
以前所嚮往
技巧高超或韻味十足的高級曲目
現在都麻痺了
縱使我一直在尋找當初那份感動
隨著年齡的增加
接觸人事物增多
反而失去對樂器本身的喜愛
無怪乎
練武之人首談武德

現今已是多元文化交融的時代
別學井底之蛙
只顧挑對自己有利的說

學什麼樂器都OK
什麼樂器都有其的美感
學樂器
只要別三分鐘熱度就好


由 賢琴藝致 最後編輯於 2006-06-01 23:18:07

學然後知不足

古人說的話
真的是很有意思
過一段時間
再回頭想想
又會有另一番新意

今天有一場研討會
是老闆
林伯賢老師跟舞蹈系老師一起發表
關於舞蹈系學生的教職生涯試探
從問卷調查分析統計
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就是說
舞蹈系學生選修教育學程
的主要影響與年級非常相關
跟家長背景性別無關

其中一年級新生對自己信心滿滿
對未來有無限崇景
越到高年級似乎對自己及社會越來越了解
反而失去了信心

這個現象也印證了古人所說
學然後知不足

俗話說
初學三年天下無敵
再學三年寸步難行
有異曲同工之妙

老闆設計了嚴謹的問卷
以量化統計的方式分析
我想對藝術教育是有具體的例證


今天另有一位國外的舞蹈老師
呈現其編舞的作品
有一齣是描寫美國人到大陸領養小孩的舞碼
那時看到真的是熱淚盈框

什麼是藝術
觸動人心弦
生活的痕跡
標籤: 研究生

什麼是學術

蔡瑞麟教授跟我說
台灣有很多留學歸國的學者
帶來了很多新觀念
可是西方取經之後
學術是否就此了結呢?

每個人有個人的專長
往往學有專長
也最不易看見自己的盲點

學術的價值與意義
相信絕不是像在網路哈啦打屁
自吹自擂
生意人說生意話

知識分子還是得堅持自己的理想

念了研究所
閱讀了許多論文
再次感受到學術的重要
一般來說
即便是清楚的論述文章
其實都還是離學術很遠

只要是知識都可以論述

如何論述
如何架構

分析與整理
是真功夫

學術是以研究方法為主
發明發現固然重要
如何重組架構知識
深入淺出
才是學術令人敬畏的關鍵

學術論文並非把題目搞的很大
或者
是把自己淵博的知識通通寫出來就是學術
同一個題目
由不同的切入思考觀點
就會產生不同的思維
並非一人一言
專家觀點固然重要

自己的獨立分析更是重要

學者是求真求實
搞噱頭
或許能吸引些好事者

學術若只淪為此
那也就悲哀了

輕刀快馬英雄出少年的學習之道

上個禮拜葉金山老師跟我說
吳錦園老師說
以前都是輕刀快馬英雄出少年
哪裡有苦練30.40年沒有成果的
這句話著實讓我震驚

以前曾看過宮寶田先生說
桃李滿天下其實是對老師的恥辱

兩相對照
我們可以發現一些問題

學習
是誰的事?
老師/學生
老師到底要怎麼教
學生應該要怎麼學
才能夠青出藍更勝於藍

如何提升老師教學的效率
如何提高學生學習的動機
老師學生都有責任

歷經三年四個月的磨鍊
是否就代表出師?

我想學習一定有方法
否則就有如瞎子摸象
就會走許多冤枉路
但更不要迷信大師的方法
必須衡量自己

如同西藏有句俗話說
老虎能夠跳越懸崖
兔子就不要嘗試
否則@#$%&

參考他人
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法

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

今晚跟一位研究所學長在聊
讀研究所的目的是什麼

現在滿街都是研究生了
我們讀書是為了什麼

學長說
研究所是高深的學問
有一定的社會責任
如果價值觀跟主體性沒有正面的自我意識
那就只能隨波逐流了~
讀書是為了要服務社會
賺錢只是附加價值~
研究生如果以賺錢為目的
將來就是賺錢機器罷了

我覺得
我們都應該堅持理想
不應環境時代所放棄

高中時
社團同學說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
事隔多年
他說我是一個實踐主義者
雖然我沒他口中說的那麼偉大
可是
我確實是一步一腳印
描繪我理想中的藍圖

大學畢業後
看了許多人事物
只能說
人各有志
道不同不相為謀
作為一位知識分子
我們應該堅守本位
將知識加以整理分析論述
而非讓後人盲目瞎猜
潘朵拉的盒子

生活中點滴累積就是文化
只要是知識都可以論述
標籤: 研究生

以樂為學不僅以樂為技

以樂為學不僅以樂為技

以樂為學
不僅止於
以樂為技

這是孫新財老師
引用王光祈先生的名言
對我亦是影響至深至遠

我一直在思考
什麼才是人生存在這人間最重要的事情
古人言
立德立功力言
為後代子孫樹立好的典範
我想是很重要的

記得杜威說
教育歷程沒有目的性
因為教育自身就是目的
但只有
老師與父母是有目的性

語言是"人"
溝通彼此的工具~~~目的
藉此傳遞訊息
不管是喜怒哀樂...

音樂是"人"
抒發情感的形式之ㄧ~~~自身目的
藉此可捨棄語言
溝通喜怒哀樂~~~來自人的目的性

若按此推論
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
是有問題的?
因為音樂本身沒有目的性
音樂並不會讓人變好或變壞
有目的的是"人"
在學音樂的過程
老師的教導才是影響學子
品德良宥之關鍵

音樂有很多技巧
是需要花很多時間日積月累
一點一滴在錯誤中修正
其實不管學什麼
都怕三分鐘熱度
友都是需要花時間磨功夫的

當代影音藝術的興起
科技的昌明
帶來了許多變革

例如
寫實派風格被照相機取代
電腦作曲軟體.高科技錄音設備
讓平凡人即可實踐錄製CD.作曲的夢想

全球化讓跨文化間
產生不同火花相互碰撞

高中時
我的老師
張銀樹先生跟我說
音樂是有國界的
那時
我不是很懂我的老師為什麼會這麼說
因為
大家不是都說
音樂無國界?

隨年齡漸增
看了形形色色的人事物
才真的體會
音樂是有國界的

前陣子李安這位傑出校友
回台藝大
大家感動地從十樓排到一樓
拿出小金人那時
全場歡聲雷動

他獲得奧斯卡獎時說
最重要是
發揮自己長處
就算是拍英語片
但是
眼光思路都還是從自己文化背景出發
要能正視與發揮自己文化
你才會有特色

台灣匯集了多元化
自然就會產生多樣的音樂特色
不管是排他或包容
對我來說都對
只要能說出個道理
就可以從中尋找脈絡

時代環境科技的改變
縱使說的是同一件事情
傳遞訊息的語法
都會有不同的呈現與解釋
人的好惡也會隨之改變

只有把當下累積知識
轉換為學問
這文化才會淵遠流長
才經的起時代的考驗

以樂為學不僅以樂為技


由 賢琴藝致 最後編輯於 2006-05-31 14:11:32

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今天帶完社團
跟張銀樹老師的小兒子
張瑋瀚聊了一下
很久沒看到他來一起來練琴了
因為他現在讀的台大物理系
是一個非常非常操的科系
不過
張瑋瀚前陣子才參加5000公尺的全國大學運動會
Orz

他現在修了26學分
他說是物理系的傳統
我說那不就很多就可以修完
一般大學只要128學分即可畢業
不過
張瑋瀚說
ㄟㄟ
沒那麼好修
很容易被當掉
就擋修

哇塞
擋修事件很慘的事情
26學分其實是跟高中生涯是沒兩樣的
一星期幾乎滿滿滿
回到宿舍就是K書

我常跟社團的同學說
我的人生是從加入國樂社後
才出現了光采
從高中就跟老師的兒子們一起學國樂
我才感受到一位教育家
是如何實現他的教育理念

最近桃園教育局來了封公文
允許國中小成立實驗專班
如數理語文藝能
頓時間
藝能科音樂倍受重視
事實真的是如此嬤?
如同現今搞了一堆國樂班是一樣的
還不都是掛羊頭賣狗肉

很多人喜歡附庸風雅
往往看到有利有名可圖
便紛紛把文化往自己身上攬
說是某某傳人.大師
可是每當這個文化遭到斷根的絕境時
卻跑的比誰都快
抬高自己.扁低他人

我很慶幸
在我求學成長的過程
能遇上想法觀念正確的明師
明明白白的老師

作為一個國樂人也好
國術人.工藝人也罷
我想我都責無旁貸的扛起這份責任
薪火相傳的工作
只有如實地去做
才會
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以下是孫新財老師說的明言
僅供參考
===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茍無重大的人格缺陷
在這民主的多元社會
每個人應都要有
取人之長諒人之短的風度
不獨對老師始然

建中老校長曾說
不背後強調宣揚老師的缺點
就是對老師的尊敬

但若連老師的主張
是否錯誤?也不計較
而言聽計從盲目跟隨
那就只是愚忠了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才是尊師之道

===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也就是說
藍恆不如青

何況只是啟蒙老師之一麼
何以見得不是其它老師之功呢?

再者,就算是有大師級的人物作老師,
也教不成庸才的
(所以身為庸才
大師級的人物,
也未必肯教)

這情況
我對黃老師倒不是仰慕
而是羨慕
羨慕他有兩個學生
能為他增光

以啟蒙老師說
若能讓學生始終愛好國樂
已屬不易
學生能繼續深造成材
更功不可沒
若老學生能對啟蒙老師
始終能尊敬逾恆
就更難能且可貴了

學與協會

上學期我們教授
帶我們一群研究生至北投
了解社區整體營造的事務
其中
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到底是
中華民國社區總體營造協會

中華民國社區總體營造學會

我想
學會與協會 
協會是齊眾人之力.齊心協力
學會是以學術為依歸.整理歸納知識
兩者可以是互相為用

終極目標兩者畢竟還是有所不同

不諱言
晚輩受我的老師影響很深
以樂為學
不以樂為技
學會得出版學會刊物
撰文著述的壓力可是不小
不像在網路上可以隨便屁

當然
這年頭掛羊頭賣狗肉很多
務必得
自己擦亮雙眼
睜大眼仔細觀察

或許
取什麼名稱
不見得那麼重要
總之
我是廢話一堆
標籤: 國樂社

「琴聲驛動」吳佩瑩二胡獨奏會

「琴聲驛動」吳佩瑩二胡獨奏會
鋼琴伴奏:黃若喬
古箏伴奏:吳徽靈
揚琴伴奏:陳昱仁
曲目:豫鄉行 漁舟唱晚 江南春色 陜北抒懷 二泉映月 紅梅隨想曲 天山風情 山村小景
演出時間:民國95年4月17日(星期一)晚上7:30
演出地點: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演藝廳 自由入場
主辦單位: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民族音樂學研究所
歡迎各界樂友蒞臨欣賞指教!

點擊查看全圖

=
我只能確定一點
佩瑩有變瘦
不然就是科技進步了

成就別人與栽培自己

對我而言
成就別人與栽培自己
是兩件同等重要的事情


在學習國樂這條路上
我比起很多人來的幸運
除了我有無私教導的老師外
但更重要的是
自己知足惜福
珍惜每一次學習機會


跟我同一時期在國樂社裡的同學
迄今仍堅持下去的
已寥寥無幾
即便在同一個老師
相同的教導下
也不會有相同的結果


雖然我還很年輕
如同一塊瘠土
還需要大量吸收知識
但我除了栽培自己外
我仍不外成就他人


西藏有句俗諺
明天或來世何者先到
沒有人事先知道

標籤: con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