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師與束脩

每一年都會有不少同學,為了尋找老師而四處詢問
網路上的資源雖多,初學者往往不得其門而入!
記得我剛回母校任教,沒有人脈
光是找老師來樂社教,常搞的一個頭兩個大
因學校給予社團的經費實在有限
這時就很懷念高市國的老師Orz
教育政策搖擺不定.家長.學生無所適從
很明顯這幾年,學生社團大幅萎縮
反觀,補習班日益蓬勃
近日12年國教炒的沸沸揚揚
quote:

http://news.sina.com.tw/society/sinacn/cn/2007-02-28/10383473342.shtml
數學教師開博客一個月點擊超60萬

北京新浪網 (2007-02-28 10:38)
 教師的失誤,生產出的不是一個廢品,而是影響一個人的一生

  當了25年教師,幹得時間越久,王金戰反而常感到後怕。

  『我不覺得教師這個職業多麼神聖,而是覺得這個職業太重要了。』一個老師教的一個班就有50個學生,手下就是50個人的前程,牽涉著50個家庭的幸福。教師的失誤,生產出的不是一個廢品,而是影響一個人的一生。培養一個孩子,需要多少人、多少年的努力;而毀掉一個孩子,可能就是一句話。教育是把軟刀子,當時看不出結果,結果可能要等若幹年以後。

  『所以,一旦想到這一點,我就感到後怕,不敢輕易說話。年輕時當班主任,可不這麼想,以我為主,我說怎麼著就怎麼著,自己從來不會錯。現在講話時,我是慎之又慎。提醒自己:多站在受教育者的立場上考慮,多關注受教育者的感受。有時候,老師的一句話,會影響甚至改變學生的一生。這是在我從教20多年的經歷中,反覆被驗証了的。』

  前幾天,王金戰的郵箱收到了一封長信,是一個他教過的學生發來的。畢業後,從沒聯繫,王金戰都記不得這個學生了。

  學生在信里提到一件事:自己當年是被重點班淘汰下來,才到王金戰的班上的。那會兒,內心別提多麼絕望、沮喪了,覺得很丟人,再也沒了學習勁頭,成績每況愈下。

  但是有一次,他的數學考得不錯,王金戰在卷子上寫了一句話:這才是我心目中的陳皓!

  在電子郵件里,學生告訴王金戰:老師,您不知道這句話,讓當時的我多麼感動,內心產生出多大的力量。從那以後,情緒大變,成績也『噌噌』地躥了上去。本科畢業後,他又去美國讀了研究生,現在回國,在一所大學里任教。

  有一個外校的班主任遇見王金戰,提起她剛接手的新班,這個老師抱怨道:唉呀,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幫學生不順眼。

  接過她的話茬,王金戰道:我告訴你,你的學生也肯定是這麼看你,怎麼不順眼,師生關係好不到哪去。接班時,我是這麼想的:唉呀!下邊坐的都是白馬王子、白雪公主啊!你也這麼試試,用一種欣賞的眼光,發現學生的優點,心裡喜歡他們,慢慢地,學生才會喜歡你。假如你很喜歡一個人,那麼這個人也不會拒絕你;但是你很討厭一個人,那麼你能指望這個人喜歡上你嗎?人啊,都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又過了一陣子,這個班主任再見王金戰時,樂呵呵地說:王老師,你這招還真管用!

  王金戰公開對學生說:『我是教數學的,但事先不備課,冷不丁拿一道數學題來,我肯定弄不過你們。在國際數學比賽中,你們能拿金牌,我肯定不行。這數學我不行,物理也不懂,化學也不通,英語比不上你們,電腦就更不如你們了。我說y睍T實不如你們。我們得承認,這就是當今教育的現實,老師必須面對這個現實。』

  那教師是幹嗎的呢?

  『教師,就是要點燃學生的火花,激發學生的熱情,讓學生朝著他們喜歡的方向一直走下去,這樣肯定能成功。』帶畢業班時,高考前的一個月,王金戰每天給全班學生寫一封信。內容有提示點撥,有心理調解,有學習方法指導,也有為學生鼓勁打氣的,信寫得激情澎湃。

  每天晚上,學生家長不收到王金戰的郵件不睡覺。有時已經很晚了,王金戰絞盡腦汁、冥思苦想還是寫不出來,家長們就在網上等。下半夜兩點多了,終于寫好發到網上,家長趕緊列印出來,放在孩子的桌上。

  有一回,王金戰去江蘇某縣講課,他有一個學生在這里工作。當年,這個學生在班上很調皮、能折騰,是被王金戰批評最多的一個。後來僅僅考上一所中專學校,畢業後被分到煤礦挖煤。

  『我一直放心不下這個學生,覺得井下挖煤挺危險,不知道這些年他怎麼樣,就想去看看他。』學生等在煤礦大門口,一看到王金戰,眼淚就流了下來。『老師,我工作20多年了,您是咱班唯一一個來看我的人。』

  學生帶著老師四處轉。礦區比王金戰想像中的好,是花園式的,而且特別大。走到哪兒,職工們都對他們投以尊敬的目光。原來,王金戰的這個學生,已經是這個有幾千名職工大礦的礦長了。

  『老師,是學生成果的欣賞者。教育的最高境界,就是教育出讓教師敬仰的學生。』

  王金戰剛剛出版了自己的書──《英才是怎樣造就的》。

  採訪時,他一再強調:英才,決不是拿考上北大、清華來衡量的。一個學生成功的標準是,通過學習的過程,能磨練出頑強的意志品質,培養出強烈的責任感、自制力、自信心。這樣的學生,即使考不上大學,人生也會成功;反之,即使他上了北大、清華,也照樣會一事無成!




本來有很多想法
當要下筆時
又詞窮了
那就先推薦一篇晚輩的武術老師
葉金山先生
所撰寫的文章

quote:

告天下武者書........論武術的收費問題
-----------------------------------------------------------
作者:宗岳門 葉金山
本文原本為留言版中答覆之作,由於涉及整體武術界金錢價值觀,受到很多武者關注,特別轉錄於此,以供讀者參考。
-----------------------------------------------------------
若教學不收費,功夫高的師父,其他事業能營生,便寧可做別的事業而不教拳。如在業餘教拳,也是說停即停,不教即不教,這對武學承傳及學習者都會造成重大損失。
若學習不繳費,花了無數心血培養的弟子,還沒練成,說走人就走人。浪費師父的時間不說,出去外面招搖,比不過人,還誤了師父的名聲。
這些都是中國武術承傳上的最痛,也是很多師父和學習者都有的痛苦經驗。先賢教學未必不收費,家師吳錦園先生習拳,家師父親吳輝山先生,還為太師父高義盛先生出資開藥舖,平日束脩齊備,也是禮數週到。
只是家師來台,看我們這些窮弟子習武成癡,不忍收取分文,還供給飲食,另贈兵器。這些是大陸來台武術高手,在貧窮社會中,不忍武學失傳的偉大犧牲,我輩只能感恩。唯當今社會,生活富裕,眾人上公廁都知道要付費,若習武者連師父茶水錢都不奉上,世人見了豈不譏諷為無禮武夫。
若弟子確實貧困,師父愛才而免費指導,學成後也要靠此技藝,換些衣食孝敬師父、師母。若後學弟子又不肯繳費,冷眼坐視太師父、太師母貧病而終,一門之內豈不代代都成了無情無義之輩?
武者要學個禮義,不要拿小小束脩問題,來檢驗師父的品德。做師父的收不收費,自有師父的道理;做弟子的繳不繳費,卻是做弟子的榮辱。
若有那門弟子習武,卻不知奉上束脩者,做師父的可將本文列印數張,貼於大門口,好教那些頑劣弟子,懂些人事。本門此文是不收版權費的。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太極拳 教育 二胡 功夫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76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
  • 粗體
  • 斜體
  • 底線
  • 插入圖片
  • 超連結
  • 電子郵件
  • 插入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