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藝術:木鏡Wooden Mirror - 1999,作者Daniel Rozin丹尼爾.羅詹

藝術可貴的地方

在於創造
絕非一昧故步自封
坐吃山空

文化應如流動的活水
而非一攤靜止不動的死水

互動藝術的產生亦是
新科技的產生
促使新的可能性發生

不同思考
有各種表達方式

木頭作為我表現的媒材
除了其暧暧內涵光的特性外
傳統與創新的衝突
亦是我所感興趣的部分

美國的工業設計師Daniel
作品:木鏡
以馬達控制切割木塊
與人及時互動下
產生似馬賽克的影像
非常有趣
另外也轉化垃圾為鏡面

http://web2.ntit.edu.tw/~s14914012/index1.html%22///%22"" target=""""_blank"""">http://web2.ntit.edu.tw/~s14914012/index1.html
http://www.smoothware.com/danny%22///%22"">www.smoothware.com/danny
在此網頁上可欣賞即時互動的影像
http://smoothware.com/danny/woodenmirrormov.html%22///%22"">QuickTime movie of Wooden Mirror(Click to view)

830 square pieces of wood, 830 servo motors, control electronics, video camera, computer, wood frame.
Size - W 67” x H 80” x D 10” (170cm , 203cm, 25cm).
Built in 1999, this is the first mechanical mirror I built. This piece explores the line between digital and physical, using a warm and natural material such as wood to portray the abstract notion of digital pixels.
http://www.digiarts.org.tw/Resource/LeaRec_detail.aspx?LeaRecDBID=15%22\%22"" target=""""_blank"""">

http://www.digiarts.org.tw/Resource/LeaRec_detail.aspx?LeaRecDBID=15

專訪快感藝術家-丹尼爾‧羅詹(Daniel Rozin; USA) - 垃圾鏡面(Trash Mirror)
   ■ 製作者:數位藝術知識與創作流通平台
■ 講者– 與談者: 丹尼爾‧羅詹(Daniel Rozin; USA)
■ 日期: 2005/07/1
■ 地點: 國立台灣美術館
■ 製作年份: 2005
■ 性質: 訪談
■ 關鍵字: 丹尼爾‧羅詹, Daniel Rozin, 垃圾鏡面, Trash Mirror, aec
■ 授權方式:貢獻至公共領域


--------------------------------------------------------------------------------

【內容簡介:】
1.為何你經常以鏡子做為創作主題?


是的,我發現鏡面是一個我創作很好的平台,許多媒體藝術和媒體藝術家有他們想要傳達的內容,而媒體和科技就是他們的工具。我的藝術跟媒體有關、也跟科技有關。而鏡子不但是一個很好的暗喻,也是能夠連結人們與我的藝術地一種很好的互動形式。


2.選擇垃圾來處做這個作品有什麼特別意義?


我只是想要創造一個作品,像鏡子一樣可以展示的作品,我試著尋找最大的張力、最深的鴻溝,所以一方面我們有乾淨而複雜的數位影像,另一方面我則需要尋找完全不同的東西。我發現垃圾本身的雜亂無章,透過電腦處理這樣的影像,給予秩序,對我來說這是很有趣的,電腦的秩序和垃圾的雜亂無章兩個很大的對比。


垃圾是我們丟掉不要的東西,所以對我們來說沒有太大意義,可是另一方面來說,垃圾是非常個人的。例如這鏡面上的垃圾是我的垃圾,而不是隨地的垃圾,他可能是我在口袋裡找到的舊收據和你找到的不同東西,可能是我早上喝咖啡完之後製造的垃圾,也可能是我在紐約上班途中撿到的垃圾。所以他其實是非常個人的,我認為我們丟棄的東西是反映我們自身,因為這樣,所以我開始以垃圾創作,不只是因為它的雜亂,而是透過這個物體可以告訴我們許多關於製造這個物體的人以及這垃圾屬於誰人。


3.你的另一個作品「山姆大叔和糖果」,與此次展出的作品似乎都有消費的一函,請說明?


你提到的穿糖衣的山姆大叔的確是跟消費有關,他同時也是跟對比有關的作品。這個作品以山姆大叔為象徵,而在美國山姆大叔是號招自願軍參予的形象,另一方面,這與消費文化非常兩極,買雜誌和糖果這類無價值的行為,這個作品確實與對比有關


我在藝術學校時,我有個教授是個很有名的藝評他曾說過藝術太複雜,沒有辦法成為我們的生活,所以我其實沒有意識到,當我在創作垃圾鏡面時並沒有想到消費這個想法。


4.每一件垃圾後面都代表一個故事?


對我來說每個垃圾背後都有一個故事,有些是很個人的,如我去看戲的票,媽媽給的支票,不同的東西,我手寫的便條,所以這些東西是很個人的,其他的東西就不是如此,像汽水罐不過就是我們喝完丟棄的,我選擇某些東西為的是視覺上的衝擊,有些則是對個人的衝擊。


5.遠近的距離關係與你的作品有何特別關連或意義?


是的,這的確是我作品的主要觀念,幾乎我目前做的所有作品都有至少兩層的資訊和在一起,通常都跟遠看近看有關。當你貼近看垃圾鏡面時,看到的是單獨的紙片,可以閱讀、理解上頭的東西。當你站遠看時,便流失了這樣的細節,沒法分辨它是垃圾,但是看是一種行為,一種細微的行為,來來去去看到的是不同的規模。


我發現這很有趣,對我來說,這像變魔術一樣,也是鏡子的功能。一個面像能夠承載很多東西,鏡子便是這樣。如果我們在這裡有的不是這台電腦,而是一面鏡子,我們三人都往裡看,都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因為這就是鏡子的功用,這是自然發生的事情,當妳拋光一片金屬,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而看池塘的水一樣也會達到效果,就是這個行為,但是要用電腦模擬這樣的行為則是一件很複雜的事。而我的作品也試著做到如此,我所有的作品都會跟著觀賞的人的角度而改變,站的遠看到的是一個東西,站近看到的又是別的東西。而且他們可能就是看到自己的形體,所以互動性是其中很大的一個部份。


6.作品牽涉軟體和硬體控制,全都是你個人完成的嗎?


這問題挺簡單,我都是自己做,我喜歡寫軟體、設計、操作電子部分,管線之類的。我都是自己來,這可是有原因的。


我花了九個月的時間才完成那個木質鏡面,有些作品花的時間更長。這裡面包含很多工作,我覺得手工是有其價值所在,用自己的手去做東西,我覺得這是新媒體失去的一部份,新媒體的東西就是軟體,對我來說,實際去做東西,要親身融入創作的每個階段是很重要的。


7.學習新的科技或技術對創作而言是否重要?


是也不是。首先,對於每個用科技創作的人來說,這是個挑戰,因為科技一直在變,所以你必須一直學。每年都要學新的東西。有時這是很令人沮喪的,因為你就是得學新的東西,他們不見得很有趣,甚至很無聊,但就是得做。另一方面,對我來說要讓這些作品成形是越來越容易,因為我已經成了專家,我知道怎麼做出這些鏡子,因為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做了四五個,所以當我要作新的時,我知道其中包含些什麼,不過我並不覺得這是好事,反而是件壞事,對藝術家來說當專家是件壞事。我很努力不當專家,因為當你成了專家,你就不會問大問題了,反而問些小問題,因為大問題的答案你都已經知道了,所以在我要嘗試新事物的時候,我儘量保持我的無知,有時我很努力保持我的無知。很多藝術家對於週遭發生的事情都很清楚,我卻不是這樣,我很少看其他的藝術品,我就是做我自己的東西,不要被別的東西影響,也不要被稱為專家。


8.請談談你的背景


當然,我是學工業設計的,是產品設計師,在生產電腦產品的高科技公司裏設計產品有十年之久。後來我回學校唸研究所,在紐約大學裡,我學會怎麼寫電腦程式,怎麼操作電子產品。是那時開始,我發覺我想要創作自己的藝術作品,在那之前我並沒有任何要創作的靈感。但是我總認為自己是個設計師。我認為所有的作品都是設計出來的,我的作品全都是設計,每個作品都是經過構圖的,我應該是個設計師,雖然我認為那是藝術,其實也是設計的。


9.你可不可以給想要進入這個領域的創作者一些建議?


問題癥結在於為什麼要用數位創作,我認為人應該是想要創作藝術的。


我覺得人們都想表達他們自己,對某些人來說,他們則是透過藝術。至於選擇科技或新媒體為平台,我覺得人們必須很清楚知道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我知道新媒體還很新,而有這樣工具或技術的人卻不是對的人。擁有技術的是工程師和軟體設計人,而不是藝術家。而這些人沒有什麼要表達的,我覺得現在情況漸漸好轉了,因為已經越來越普遍,所以真正藝術家可以運用新媒體當作工具。


10.就你的經驗而言,藝術家和工程師之間合作的關係是什麼?


我認為這回到你剛問我是否我自己親手做所有的東西那個問題上。我談過關於我的背景,我曾經是個工業設計師。而設計師要做的就是畫好美美的設計手稿,給工程師製作。這中間的合作情形就很像你提到的。我覺得這類的合作很令人沮喪,常常我的手稿美美的,到了工程師手上,回來卻是我不喜歡的東西。當我創作我的藝術作品,我必須要能夠充分掌控,因為工程師會認為他們必須自己做重要的決定,但我才是那個決策者。要怎麼樣讓工程師不要拿很多問題來問你,藝術家怎樣利用新媒體創作,你必須要變成工程師,變成軟體設計人,我也看過由一群人合作出來很棒的藝術作品,即便是要請工程師幫忙的,這是可能的,但是對我來說,我喜歡自己來。


11.你的作品有尋求任何贊助嗎?


是的,我在紐約大學工作,我是那裡的教授,同時也有研究職務,所以我的經費來自學校和贊助學校的公司團體,所以我才能夠負擔我需要的時間和經費。


我認為這個展覽裡大部分的作品都是從大學裡出來的,我不知道為什麼,但她們的確是,你可以看得到。


是的,我認為其他形式的藝術也差不多,藝術需要贊助。我認為任何形式的藝術,都只有少數的藝術家能夠真正靠賣掉自己的作品來維生,藝術家通常很窮,所以依附大學和教書是很多藝術發生的管道。


12.一個國家的科技水平會影響媒體藝術的發展嗎?


沒錯,新媒體是藝術與科技的結合,某些國家,台灣也是其中之一,科技方面很強。我在美國,半數買到的東西都是台灣做的,對於工程和製造方面台灣確實很強。我認為新媒體是很適合台灣的一種表達形式,我在這見到的人挺科學,我覺得這是很好的搭配,可以是很好的搭配。


13.創作對你的真實意義是什麼?


我喜歡做東西,我真的很喜歡動手做東西,那讓我很高興。


對我來說並不是只有表達我自己,而是創作的行動力,我喜歡實地去做,我喜歡蓋東西,而且很多概念藝術其實並不快樂,在欣賞的過程裡會使你感到沮喪、憤怒,或者它就是沒有美感。我喜歡讓人快樂,我希望我的作品上有美學上的漂亮。我創作具互動性的作品,讓人可以有很好的體驗,我發現當人們跟我的作品互動時,她們會笑、很快樂的樣子,這是我喜歡做的事。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創意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69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
  • 粗體
  • 斜體
  • 底線
  • 插入圖片
  • 超連結
  • 電子郵件
  • 插入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