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

隱約感覺游麗玉老師已從法國回來 

卻無法聯絡上她老人家~~~

聽聽老師彈奏的古琴吧!  首推酒狂

希望她老人家知道我再找她XD

酒狂 古琴-游麗玉老師

播放音頻檔案 -- 酒狂;古琴-游麗玉老師

流水 古琴-游麗玉老師

播放音頻檔案 -- 流水 古琴-游麗玉老師
 

神人暢;古琴-游麗玉老師

播放音頻檔案 -- 神人暢-游麗玉老師古琴
 


七弦琴
(逍遙Les Loisirs 7月號/2006 創刊號)

七弦琴

如果,人類的格局夠大,想與整個宇宙溝通對話,應該用什麼聲音?
一九七七年八月二十日,美國發射的﹁航行者﹂號衛星裡,安放了一張鍍金唱片,據稱可以保存十億年,內有足以代表地球文明的二十七首世界名曲,希望總有一天在外太空尋找到可能的生命知音。其中,唯一被選錄的中華民族音樂,就是已逝的古琴大師管平湖所演奏的﹁流水﹂。
古琴七弦,幾千年來迷惑、振奮、撫慰了中國無數的的文人雅士。所謂琴棋書畫,這排第一位的琴,指的就是七弦琴。
古琴音樂已經遠離我們了嗎?聯合國在二○○三年,居然把古琴列入了應該保護的人類口頭與非物質遺產之一。
台灣這塊土地,有古琴的感情元素嗎?我們發現台灣有琴學家、知名琴人、有斫琴師、有修琴師、有習琴人,他們正默默拼湊著一幅絲桐古琴圖,雖熱情濃烈,卻又是那樣的悠遠閒淡。
一場山中的「琴宴」,雅靜的擺脫了世俗的無厘頭宴會。
我們也看到了一群年輕學生,要求學校開課學習古琴。
古琴不是古老牆上的裝飾,它是活在眼前的聲音,能不能撫摸它,傾聽它,全看人的一念,一念往前,也許可爭得一心寧靜。
三千年來,古琴並沒斷絕,未來也永遠不會消失。白居易說琴﹁傳聲千古後,得意一時間﹂,因為有撫琴當下的得意暢快,古琴就註定要傳聲千古吧。

第一章
夜撫七弦一室靜
琴宴
序曲。
曾幾何時,身邊的至親好友越來越不重視「吃飯」這件事?你有多久沒有對著同桌的人說聲「慢用」?耳熟能詳的飲酒高歌、登高眺遠、秋分賞菊、月下言歡、尋梅烹雪等等,你體驗過哪幾種?翻開古書,書中古人感謝自然、慶祝節氣的方式便是在繁忙的一天過後,就著良辰美景、配著三五好友吃頓好飯。這時重要的不只是佳餚美酒,席間縱橫古今的談話、親暱的肢體語言、天馬行空的快樂,更是一頓飯吃來格外有價值的因素。

盡享五感。
農曆四月初三,歷經春季最後一個節氣——「穀雨」,迎接「立夏」之前,「大山無價.飲食空間」決定舉辦琴宴,以古今文人騷客最喜愛的夜宴形式,重現自古代表華夏人文的「琴魂精神」。
這場琴宴起源於古琴老師游麗玉、傳統戲曲劇作家游源鏗和廚師游源焜,三姐弟在台灣傳統藝術領域裡各自擁有一片天地。身為姊姊的游麗玉早就想把古琴優雅的聲音和美食結合,趁著廚師弟弟的餐廳開張完成這個小小的夢想。
一桌好菜具備的三大要素——色、香、味,滿足人體五感中的四感——視覺、觸覺、嗅覺、味覺。聽覺往往是專心吃飯時無法顧及的感覺,但在這春末夏初的悠閒晚間,新店山腰上的一場琴宴,聲音不再是宴席中的配角,眼、耳、鼻、舌、身、意隨著席間的古琴聲,體會儒、道家藉著古琴達到「天人合一」的絕妙境界。
慢活無價。
大約黃昏時分,整家餐廳開始熱鬧起來。客人依約陸續抵達,游家三姐弟也進入宴會最後的準備階段。突然間,幽靜的空間有了存在的感覺。
身為廚師的小弟隱身廚房確定出菜順序,古琴師姊姊開始迎客,裡外穿梭歡迎客人,偶爾回頭確定桌位的安排。屋外斜陽下,劇作家大弟悠閒的與客人聊著自己的經歷,體會大山無價,生活更無價的餐前時光。
各桌客人隨性地拓展人際關係,依序入座時,奉上鹿谷的高山烏龍,就著微微茶香,美食家、陶藝家、攝影師、傳統藝術家、法蘭西學院院長、文建會主委互相分享生活體驗。一旁的古琴主人換衣完畢,坐在古琴前調音,開玩笑地吵著要酒,臨時充當隨行弟子的雜誌發行人也笑著說要去沏茶。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變得緩慢,生命就在品茶、嚐果、話家常中靜靜地流動著。日落本該休憩,因循著自然的生理時鐘原來如此美好。又或者,我們太常在這時依舊辛勤工作著,遺忘了本該如此的生命價值?
琴瑟友之。
古琴師端坐到古琴前的動作,是宣告琴宴開始的首要儀式。身為大姊的游麗玉理所當然地擔任整場宴席的靈魂人物,開場便以〈神人暢〉打破一般人對古琴憂傷深沉的迷思。活潑開心的樂聲不斷從琴者指間流瀉而出,窗外的蛙鳴配合著古琴的「即興演出」,提醒眾人萬物都在把握春天。又一年的春天中,我們把握到了什麼?
約莫五分鐘後,〈神人暢〉彈奏結束,游麗玉先為窗外的青蛙道歉,在掌聲結束後,游老師道出身為琴宴主人的心聲。她代表三姐弟希望藉著琴宴提醒大家吃飯是很享受的,人都應該停下來好好吃飯,吃飯時要忘記時間,更要忘記世俗的一切。也希望大家可以留點時間注意吃飯時的氣氛、裝盛食物的盛器,飯不只是吃飽而已,應該晉升為享受,這樣每一天都會有值得享受的時光。上菜後希望大家可以開心吃飯,可以敞開心胸交朋友,因為吃飯是沒有階級、沒有差別的享受。
在滿足聽覺的享受之後,第一道「台灣紅酒凍」上桌,每個人不分職業一同拿起桌上的前菜,開始滿足其他的感覺。
用餐時,古琴師帶著會唱歌仔戲的戲曲家弟弟隨性到各桌吟唱、閒聊古琴,琴瑟友之,不僅僅只存在於三千年前的《詩經》中……。
琴貫古今。
紅酒凍之後,隨之而來的都是廚師精心的創作,在這裡食物與器皿搭配得宜,一道道佳餚變成藝術作品。海陸美味的山海經、蔬浮糕渣、蓮花全餐的清新水、暗喻惜食的皆辛苦……等菜餚輪番上桌。
席間穿插著古琴和胡琴的搭配演奏,〈虞美人〉唱出了李後主的風流韻事;古琴獨奏的〈酒狂〉重現竹林七賢時期,世人喝酒從微醺、大醉、喧鬧到酒醉倒地、酒醒後的失落;〈廣陵散〉彈出嵇康臨刑前的慷慨激昂,據說彈奏此曲的琴師都沒有好下場。每一首古曲背後都有說不完的故事,游老師琴功深厚,彈到激動之處,連地面都隨著琴聲的抑揚頓挫而震動著。〈廣陵散〉結束時,游老師說:「所有的曲子都只是當下的心境,聽者想聽到什麼就會聽到什麼。〈廣陵散〉中所傳遞的負面情境,只要彈的人不多想什麼,自然就不會有什麼。」
自古以來皆流傳著人生百態可在彈奏古琴中表露無疑,彈古琴的儀態有千萬種,得意、輕挑、霸氣、隨性、溫柔、急躁、失落、憂愁、苦悶、絕響、開心,一場琴宴,四首古曲,卻讓在場所有人神遊古今只在書本裡才能想像的名人經歷。
琴人合一。
琴宴後半段時,客人們大多已八分飽,當老師彈奏古琴時,大家都隨性坐在塌塌米上靜心聽琴。雖然隨性,卻不至於影響老師彈琴,唯有一個人可以趴在古琴前,以零距離的姿態享受著,這個人就是廚師弟弟兩歲大的兒子,也是古琴老師的姪子。這是「第一次」身為古琴老師的姑姑如此正經的彈琴給姪子聽,兩歲大的姪子呆住了,還不太會說話的他後來對著姑姑說:「好好聽哦!」
姐弟三人除了閒來無事對唱之外,廚師小弟在廚藝之外也會彈奏古琴,最後在大家起鬨之下彈了幾段〈神人暢〉。這時,他的寶貝兒子也跑過來搶著彈琴,父子二人在這場琴宴上「第一次」合奏古琴。
表現人與人之間最親密的距離有很多方式,對在場的人而言,親眼看到藉由古琴牽繫家人間的情感,應該都是「第一次」。
神人暢快。
傳說伏羲、神農時期即削桐為琴,聲音不大的古琴表現的是我族崇尚「天人合一」的寧靜仙境。一場琴宴之後,可以體會當年為何在鍾子期死後,伯牙便再也不彈琴的哀愁;諸葛孔明在「空城計」的城牆上焚香彈琴時的一派悠閒背後,其實是需要琴聲穩定自己情緒,以至於成功騙過曹操大軍。
對於參加這場琴宴的賓客們來說,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次聽到古琴的聲音,卻都帶著滿足暢快的表情離去。
琴宴一開始,讓滿室人聲安靜的〈神人暢〉,除了成功擔任先發的角色,也為這場琴宴彈出一個完美的句點。

第二章
看琴
唐代是古琴的黃金年代,
「唐圓宋扁」是兩代名琴製作上最大的差別。
聆聽、欣賞古琴是古人的一大樂趣。
其實古琴除了是收藏品、藝術品,
也是活生生的樂音之器。
在現代生活中家裡要是擺有一張古琴,
其中的雅趣,
實在是很難向外人道盡。

談到琴的鑑賞,首先要先會聽。畢竟古琴是一種樂器,其發出的聲音至為重要。古琴和阮、古箏、琵琶一樣屬彈撥樂器,是靠琴弦的振動、木板音箱的共振,才會發出聲音。所以聲音的好壞和共振用的面板木材及加工的技術有極大的關連。甚至可以說,古琴的好壞成敗全看薄薄的那一張面板。所以斫琴家最重視的就是選面板的木材,紋理順直、寬窄均勻、無疤節、無蟲蛀,都是一張好琴的必要條件。
古琴的聲音很淡,但入了耳朵後,可感於心,所以古琴才被認為是「樂道忘憂」之器。木材是聲音的良好傳導體,沿著縱面的方向,木材愈密實紋理愈均勻,傳聲的能力愈強。不過木材本來就充滿樹脂、樹膠、澱粉粒等鞣質成份。這些物質如果沒有處理乾淨,木材的聲音也會有所滯塞,必須用人工的水煮方式去除,或者正巧被雷擊,而瞬間清除殆盡。
《太古遺音》裡提到,一張好琴的木材至少要具備舉之輕、擊之鬆、折之脆、撫之滑「四善」,不過彈琴之人很少能從古琴製造的一開始就在旁邊監看斫者用何等木材。所以在木已成器之後的鑒定功夫就很重要了。目前大陸最有名的古琴鑒定專家是鄭中。他依據時代風格及確定傳世的唐宋老琴特徵,來推斷古琴年代之真偽。鄭中認定,唐代留傳至今的古琴,全世界只剩十七張。在這十七張以外的琴,若自稱是唐琴,必定是假的。
再來就要看外型了。根據老琴師的說法,古琴面板的弧度和音色也有很大的關係。木材不好,弧度好會有加分作用,反之,木材用的再好,弧度做壞了,聲音很難登上大雅之堂。至於面板上的十三顆圓點叫作「徽」是標示音位用的。靠近岳山的是一徽,中間第七徽略大,是方便彈琴者辨別。有些琴在施工時並沒有注意到徽的相對位置,對彈琴的人來說,很難調到準確的音位,當然有此缺陷的,也就不是一張好琴了。
古琴有七弦,由外向內數為第一至第七弦,第一弦離身體最遠也最粗,也分別稱為宮、商、角、徵、羽、文、武。第六弦和第七弦相傳為周文王和周武王所加,所以才有此稱號。許多樂器的聲音表現都是講求要悠揚、清亮、高亢、壯闊,但古琴只有四十至六十分貝,室內稍有吵雜,就無法聽清楚某些古琴發出的樂音。
老琴的鑒別是學古琴的人必修的重要課程。分辨老琴和新琴,最重要的就是斷紋。不過現代斷紋偽造的技術甚高,早在宋元明清時代,就出現許多偽造的老琴,以人造的斷紋魚目混珠。一般人很難在當下分辨真偽。曾有人用聲音辨別新假斷紋,認為「聲爭而媚耳」一定是新琴,其斷紋再多也不可信。「聲淡而會心」,若有斷紋則可視其為真,若無斷紋,也絕對是一張用年代久遠的木材所做的好琴。
古人之所以會重視斷紋,是因為古琴在琴弦的張力之下,放愈久,就會出現愈多斷紋。甚至有好琴五百年才出現斷紋的說法,因為一張作得好的古琴,是不容易產生斷紋的,非得達到一定的時間,經歷數代人的撫弄與珍藏之後,才能迸出幾條斷紋,所以好琴的斷紋極其珍貴。而且斷紋還依斷裂的形狀概分為蛇腹斷、梅花斷、牛毛斷等等,其中梅花斷的古琴年代最遠,據說至少要有一千年才會產生,目前傳世的古琴中也極為少見。歐陽修曾有三張蛇腹斷紋的古琴,當時歐陽修拿到這三張琴時,這些琴已有數百年的歷史。
形制上,唐朝以來,伏羲式、神農氏、師曠式、連珠式、仲尼式都已十分常見。只是老琴的聲音未必優於新琴,因為新琴也有循古法製作,每一分每一吋都十分講究。相對的老琴歷盡滄桑,在傳世過程中琴材、結構難免會受損害,古音未必猶存。
過去曾經發生過一張極有價值的中唐時期的伏羲式古琴,因為清末皇宮疏於管理照料,竟然「弦軫俱失、岳山崩缺」而被當作破琴推放在倉庫裡無人聞問,直到一九四九年管平湖把它修理好之後,才恢復昔日的容貌。
排除音色的評議,單就藝術層面來看,古琴鑒賞也可以看到以前收藏者的題詩、題字、篆刻等等。其中不乏古代名士的手跡和印章。只是唐代古琴傳世以來,受到各朝各代的欽羨,因此目前所見的古琴書法和篆刻真跡,絕大部份都是後人仿造的。在現代生活中,如果家中收藏有一張古琴,哪怕是新斫之琴,家居的感覺,也一定會增添許多不一樣的雅趣吧。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226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
  • 粗體
  • 斜體
  • 底線
  • 插入圖片
  • 超連結
  • 電子郵件
  • 插入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