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行

原來從南海路殺到凱達格蘭大道
不是想像中那麼遠
一群人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
露宿街頭
更看到許多與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
身著紅衣大聲嘶吼

讓我想起
東漢有一個宰相
名叫丙吉
丙吉尋訪民間時
看到老百姓有人被搶劫鬥毆而死
不太關心
相反的卻
非常在意路邊的水牛直喘氣

官吏們非常納悶
丙吉身為一朝宰相
百姓死亡給予慰問
乃人之常情
為何宰相會如此冷漠呢?
於是請教了丙吉

丙吉解釋說
每一個人各司其職
在他的責任上做該做的事情
老百姓的社會秩序
有州官百吏去負責
我位居高官
應該去觀察一般官吏不會注意的事

水牛在春天
不太熱的氣候裡
居然走不了多遠便開始喘氣
此徵兆牽涉甚廣
協調處理天地
才是我的重責大任

我想
當人們在紅燈行
綠燈會停的時候
與其我直接告訴你答案
倒不如請你思考

我只是一個小人物
對政局起不了什麼作用力
但請別忘了教育
我們的國家
還有許多無法上學的孩子
沒法繳交註冊費午餐費的學童


由 賢琴藝致 最後編輯於 2006-09-12 00:34:58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教育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31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
  • 粗體
  • 斜體
  • 底線
  • 插入圖片
  • 超連結
  • 電子郵件
  • 插入引用